精彩小说尽在匹克小说!手机版

首页言情→ 梁夏严东小说

梁夏严东小说

万贵妃 著 主角:梁夏、严东 来源:笔尚小说

完结 免费 短篇 虐心

梁夏从未想过,自己的丈夫会如此狠心,把她送上了别的男人的床,居然仅仅只是为了利益。她看明白了这段婚姻,也早早就断了关系,但是为什么那夜的男人严东却不肯放过她,还让她走投无路。...

5万字 更新:2019/01/10

在线阅读

梁夏从未想过,自己的丈夫会如此狠心,把她送上了别的男人的床,居然仅仅只是为了利益。她看明白了这段婚姻,也早早就断了关系,但是为什么那夜的男人严东却不肯放过她,还让她走投无路。

免费阅读

等我睁开眼,已经是第二天上午。

我刚想起身,手腕却被一只修长的大手攥住。

我一怔,这才想起房间不只有我一人。

我僵硬地扭转脖子看向那大手的主人,当视线和一对如鹰般锐利的眼眸对上,我瞬间觉得浑身发凉。

男人将视线转向床单上的那抹红印,眼神变得晦暗。

多么讽刺的痕迹……

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,是我深爱着的丈夫张仁斌。

心,钝痛到麻木。

我吸了吸鼻子,不再多想,穿上地上的睡袍欲从房间离开。

“等下。”男人出声喊住我。

我扭头看向他,他穿着一条平角黑色底裤,正弯腰在桌上签着一份文件。

“把这个交给赵总,并转告他别再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跟我谈单!”

我在他递来的文件上,清晰看到了苍劲有力的两个大字——严东。

这是他的名字,透着墨香,混着房间内的旖旎气息。

看着这份自己陪睡一晚换来的合同书,我的心凉到了极点。

“要给自己给,我不想再看到你们任何人!”我没有伸手去接那合同,带着自己最后一丝尊严离开了房间。

张仁斌没有来接我,我身无分文,只能狼狈地往家的方向走去。

等我浑浑噩噩回到家,拿指纹开了门锁,却被屋内的场景吓到。

女人的黑色胸罩和丁字裤,凌乱地扔在我和老公的主卧门口。

那半掩的房门内,传来一阵不堪入耳的声音。

“斌哥,你太厉害了!做了一晚精力还这么旺盛!”当房间的女人开口说话,我的大脑嗡地一声变得完全空白。

那不是自己视为亲人的闺蜜——秦颖的声音吗?

“我的子弹只给你一人,能不旺盛吗?”当张仁斌的声音传来,我的心脏像被人活生生扯出来,用力一捏,痛得窒息。

“要不是我给你找了梁夏那个傻女人做老婆,你能一直为我守身如玉?”秦颖的字里行间都透着得意。

我无力地跌坐在地上,浑身彻凉。

我和张仁斌是秦颖婚礼上的伴郎伴娘,当初也是她一直撮合我们两人。

当初我们连度蜜月都带着秦颖这个红娘同行,原来他们背着我一直苟合在一起!

事到如今,我终于明白。

这才是我们结婚一年,他不碰我的真正原因。

我抹去脸上的泪水,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,抬手准备推开房门。

“宝贝,我得去酒店接她了。”张仁斌的声音让我动作一顿。

在他心里,我还是占了一丝丝分量的。

我刚这样安慰着自己,他接下来传来的话让我如坠冰窖。

“我得拿到她手里的合同,才能拿钱把你上个月看中的房子买下,做我们爱的小窝。”

他深情款款地说着,却是对另一个女人——我的闺蜜。

我再也忍不住,用力将门推开!

床上如胶似漆的两人纷纷扭头看向我,眼中透着慌乱。

“一个是我老公,一个是我闺蜜,你们还有羞耻心吗?”我脸涨得通红,歇斯底里地质问他们。

“夏夏……”张仁斌脸色有些难看。

相比之下,秦颖要镇定得多,似是早料到会有被我撞见的这一刻。

“你先别激动,要不是我忍痛割爱把斌哥介绍给你,只怕你现在还没人要。”秦颖义正辞严地说着,脸上丝毫没有愧疚之意。

我错愕地看着她,想不到昔日的好姐妹居然能冠冕堂皇地说出这种话。

“你别忘了,你自己也是个有夫之妇!”

张仁斌似乎很不满意我对秦颖的指责,直接将她护到了身后。

他上下打量了我一番,脸色微变:“赵总让你带回来的合同呢?”

我看着这个男人,心底说不出的寒心。

“我在你眼里,到底算什么?”我艰难问道。

他垂下眼帘没有说话,但紧紧护着秦颖的姿势已经说明了一切。

他娶我,只是为了我的闺蜜。

“合同我没要,你想要就自己去拿。”我强忍住苦涩,冷静地从衣柜中拿了身衣裳,去厕所换上。

等我出来,秦颖已经离开,而张仁斌正眼神复杂地盯着我。

“老婆……”他刚出声,我便狠狠甩了他一巴掌。

“你还有脸叫我老婆?”这一个称谓,刺激得我眼泪无法扼制地往下淌。

张仁斌试图抱住我,我却避之不及。

“我们不能因为别的事情影响了夫妻感情,不是吗?”他把我抵在墙边,用力拉住我的手腕。

我的心就像被人一下下地鞭笞着,带来密密麻麻的痛楚。

“夫妻?我根本就只是你和秦颖之间用来掩人耳目的遮羞布!”

“别这样,我和颖儿只会维持现状,你才是我法律上的妻子……”张仁斌像往常一样想将吻落在我的额间,却在瞟到我颈脖上的红印后生生顿住。

他抬手揉了揉我的头发:“乖,帮老公把合同拿回来。”

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的人,眼前的男人陌生到让我心灰意冷。

“离婚吧,张仁斌。”我深吸一口气,强迫自己坚强。

张仁斌愣了愣,显然没料到我的反应会如此决绝:“夏夏,我们还需要那份合同买大房子,怎么能离婚呢……”

我没想到,此刻他满心想着的,还是那份合同。

“是不是我拿了合同,你就同意离婚?”我平静问道。

张仁斌闪了闪眼眸,欲言又止。

“好,我去拿,咱们民政局见。”我转身朝门口走去,未再看他一眼。

我用心经营的爱情和友情,在今天彻底崩塌。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

为您推荐

言情小说排行

人气榜

黑色超短裙